購物網站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


  陸法和

陸法和隱於江陵百里洲。衣食居處,與沙門同,自號居士,不至城廓,容色常定,人莫測也。侯景始降于梁,法和謂南郡朱元英曰:“貧道應共檀越擊侯景,為國立效。”元英問擊之何也,法和曰:“正自如此。”及景渡江,法和時在清溪山,元英往問之曰:“侯景今圖城,其事雲何?”法和曰:“宜待熟時,不撩自落。檀越但待侯景熟,何勞問也。”因問克不,乃曰:“亦克,亦不克。”景遣將任約,眾號五萬,伐湘東王於江陵。兵將逼,法和乃出詣湘東雲:“自有兵馬(馬原作書,據明抄本改),乞征任約。”召諸蠻弟子八百人,在江津,二日便發,王遣胡僧袩(許刻本袩作祐),領千餘人與之同行。法和登艦大笑曰:“無量兵馬。”江陵多神祠,人俗常所祈禱,自法和軍出,無複一驗,人以為諸神皆從行故也。至赤洲湖,與任約相對。法和乘輕舟,不介胄,沿流而下,去約軍一裏。乃遠謂將士曰:“觀彼龍睡不動,吾軍之龍甚自踴躍,即攻之。”縱火舫於前,而逆風不便,法和執白羽扇以麾風。風勢即反,約眾皆見梁兵步于水上,於是大潰,皆投水。約逃竄不知所之。法和曰:“明日午時當得。”及期未得。人問之,法和曰:“吾前于此洲水幹時,建一刹,語檀越等,此雖為刹,實是賊摽,今何不白摽下求賊也。”如其言,果見任約在水中,抱刹柱頭,才出鼻,遂擒之。約言求就師目前死,法和曰:“檀越有相,必不死,且于王有緣,決無他慮,王於後微得檀越力。”果釋,用為郡守。及(及原作又,據明抄本改)西軍(軍字原無,據明抄本補)圍江陵,約以兵赴救,力戰焉。法和既平任約,乃還謂湘東王曰:“侯景自然平矣。一無可慮。”蜀賊將至,法和乃請守巫峽待之,乃總諸軍而往。先運石以填江,三日,水遂分流,橫之以鐵鏁。蕭紀果遣蜀將渡峽口,勢蹙,進退不可。王琳與法和經略,一戰而殲之。山中多毒蟲猛獸,法和授其禁戒,不復噬螫。所近江湖,必於岸側結草,雲此處放生,漁者皆無得。時將兵,猶禁諸軍漁捕,有竊為者,中夜猛獸必來欲噬之,有弟子戲截蛇頭,來詣法和,法和曰:“汝何意殺蛇?”因指以示之,弟子乃見蛇頭齚袴襠而不落。又有人以牛試刀,一下而頭斷,來詣法和,法和曰:“有一斷頭牛,就卿徵命殊急,若不為作功德,一月內報至。”其人不信,數日果死。其言多驗。元帝以法和為郢州刺史,法和不稱臣,其啟文印名上自稱居士。後乃自稱司徒,帝謂僕射王褒曰:“我來未嘗有意用陸為三公,而自稱何也?”褒曰:“彼即以道術自命,容是先知。”帝曰:“法和功業稍重。”遂就拜為司徒。後大聚兵艦,欲襲襄陽而入武關,帝使止之,法和乃盡致其兵,謂使者曰:“法和求道之人,尚不希釋梵天王,豈窺人主之位,但與主有香火因緣救援耳。今既被疑,是業定不可改也。”於是設供養,具大包薄餅。及西魏舉兵,法和赴江陵,帝使人逆之曰:“此自能破賊,但鎮郢州,不須動也。”法和乃還州,堊其城門,著粗白布衫布袴,邪中,大繩束腰,坐葦席,終日乃脫之。及聞梁滅,複取前凶服,著之受吊,梁人西入魏,果見包餅焉。(出《渚宮舊事》)

【譯文】

陸法和隱居在江陵的百里洲。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都與出家修道的人相同,自稱居士,不到城市裏去,面容神色總是一個樣兒,毫無喜怒哀樂的變化,誰也猜不透他的心理活動和感情變化。侯景剛剛投降了梁國,法和對南郡朱元英說:“貧道我應當與施主共同打擊侯景,為國效力。”元英問他打擊侯景幹什麼,法和說:“正該這樣做。”等到侯景過江的時候,法和正住在清溪山,元英前去問他道:“侯景現在要攻城,這件事應當怎樣對待?”法和說:“應當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他會不打自敗。施主只管等待侯景給予一個好機會,您不必問我。”元英又問他能不能攻下來,他說:“也可能攻下來,也可能攻不下來。”侯景派遣部將任約率領五萬人馬,進軍江陵討伐湘東王。當任約的軍隊逼近江陵時,法和出山去見湘東王說:“我自有兵馬,今向您請命出戰任約。”他召集了各處蠻夷弟子八百人駐紮在江津,兩天之後便出發了,湘東王派遣胡僧袩帶領一千餘人與法和同行。法和登上兵船大笑說:“我們有無數的人馬。”江陵一帶有很多神殿寺廟,當地人的風俗是經常到這些地方祈禱,自從法和的軍隊出發之後,人們再不去寺廟祈禱了,因為他們都以為各位神靈都跟從法和出兵打仗去了。法和的軍隊到了赤洲湖,與任約的軍隊形成對峙。法和乘坐輕便小船,不披戴盔甲,沿流而下,到離任約軍隊一裏遠的地方。便遠遠地對將士們說:“看到對方的龍旗像睡了一樣並不飄動,而我軍的龍旗則揮舞踴躍的時候,要立即發起進攻。”法和的軍隊起動大船沖在前面,因為逆風不便於行動,法和便手持白色羽毛扇子指揮風向。風向頓時反移過來,任約的部下都看見梁國的戰士正佈置在水上。見到大船順風沖來,立即潰敗,紛紛跳進水裏。任約逃竄了,不知逃到了什麼地方。法和說:“明日中午時就能抓到他。”第二天中午並沒有抓到任約。人們便問法和。他說:“我以前在這個洲裏水幹的時候修建了一座佛塔,我對施主們說,這雖是一座佛塔,實際上是個賊摽(按:與前面法和所說的:“宜待熟時,不撩自落”對照,“摽”即《詩召南摽有梅》中的“摽梅”,指梅子熟了之後自然落下來。表示瓜熟蒂落的意思。當然也可單就字面理解為“標誌”的“標”)。現在何不現成地去摽下抓賊呢。”像他說的一樣,果然看見任約正在水裏抱住塔柱的頂端,剛剛露出鼻孔,有人便上去捉住了他。任約請求讓他死在法和大師面前,法和說:“施主面有吉相,肯定不會死的,而且與湘王有緣分,請不要有任何顧慮,湘東王以後還要稍稍借助施主的力量呢。”任約果然被釋放了,湘東王用他當了郡守。待西軍圍江陵時,任約出兵援救,與敵軍奮力作戰。法和平息了任約的軍隊後,便回報湘東王說:“侯景自然而然就會平息的。用不著有半點憂慮。”蜀賊快要攻上來了,法和又請命鎮守巫峽等待賊軍。他統領各路軍隊前往巫峽,先運石頭填到江裏,三天之後江水便為石頭堵截分散流淌,他們又在水上拉上了鐵鎖鏈。蕭紀果然命令蜀將率軍渡過峽口,但形勢險阻,陷於進退兩難的境地。王琳與法和運籌謀略,一戰而殲滅了他們。巫峽附近的山裏有許多毒蟲猛獸,法和教給將士如何防範,他們便不再遭受咬傷中螫的痛苦。他讓兵士在江湖岸邊駐紮,說這裏能夠避免殺害生靈,有人想要撲殺生靈也得不到它們。他又告誡將士禁止隨意撲殺,如有偷著撲殺的,半夜猛獸必來咬他吃他。有個弟子砍掉蛇的腦袋玩耍,召來見法和時,法和說:“你為什麼殺蛇?”說著指給這個人看,這個人便見蛇的腦袋咬住自己的褲襠不放。又有個人拿牛試刀的鋒利與否,一刀下去牛頭被砍斷了,來見法和時,法和說:“有一頭斷了腦袋的牛,十分著急地向你索求它的命。你如果不為它作功德祈禱謝罪,一月之內必有報應降臨。”那個人不相信,幾天之後果然死了。法和的話,大多數應驗了。元帝任命法和為郢州刺史,法和並不在皇帝面前稱臣,在他的公文和印鑒上他自稱居士。後來又自稱司徒,元帝跟僕射王褒說:“我從未有意任用陸法和為三公,他卻以三公自稱,這是怎麼回事?”王褒說:“他既然以道術自命,可能這是他的先見。”元帝說:“法和的功業確實比較重。”於是就拜他為司徒。之後,他大量聚集兵船,準備襲擊襄陽而挺進武關。元帝派人制止他,法和便把全部兵權交出來,對使者說:“法和是求道的人,對佛道天王尚不希求,豈能把人主的位子放在眼裏,我只因與君主有香火的緣分才來援救他罷了。現在既然被他懷疑,這番功業是肯定成就不了了。”於是,他就擺上供品,都是薄薄的大蒸餅。等到西魏舉兵討伐梁國時,法和急忙趕赴江陵,元帝派人擋住他說:“這次自能破賊,你只要鎮守郢州就行,不用你出動了。”法和便返回郢州,用白色堊粉塗刷城門,身穿白色粗布大衫和褲子,斜系著頭巾,腰上束著大麻繩,坐在葦席上,過了整整一天才脫掉這身打扮,後來聽說梁國滅亡了,他又把前面穿過的那套凶服拿出來穿上,接受人們的弔喪。梁人進入西魏時,果然看到當初法和所擺放的大包餅。

 

Comments | 0.00.00 | 12.00pm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