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網站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


  俞叟

江陵尹王潛有吏才,所在致理,但薄於義。在江陵日,有京兆呂氏子,以饑寒遠謁潛,潛不為禮。月餘在逆旅,未果還。有市門監俞叟者,見呂生往來有不足色,召而問之。呂曰:“我居渭北。貧苦未達,無以奉親。府帥王公,中表丈也。以親舊自遠而來,雖入謁,未嘗一問,亦命之所致耶。”叟曰:“我亦困者,無以周吾子之急,今夕可泊我宇下,展宿食之敬。呂諾之。既延入,摧簾破牖,致席於地,坐語且久,所食陶器脫粟而已。叟曰:“吾嘗學道於四明山,偶晦於此。適聞王公忘舊,甚訝之。因覆一缶於地。俄頃,乃舉以視之,有一紫衣人,長五寸許。叟指之謂呂曰:“此王公也。呂熟視,酷類焉。叟因戒曰:“呂生爾之中表侄也,以旨甘無朝夕之給,自輦下千里而至。爾宜厚其館谷,當金帛為贈,何恃貴忘故之如是耶?”紫衣者卑揖,若受教之狀,遂不復見。及旦,叟促呂歸其逆旅。潛召呂館之,宴語累日。將戒途,助以僕馬橐裝甚厚。(出《補錄記傳》)

【譯文】

江陵府尹王潛有當官的才能,所管轄的工作條條有理,但為人不重情義。他在江陵的時候,有個京兆地區呂某的兒子,因為迫于饑寒遠道來見王潛,王潛沒有以禮相待。呂生在旅店裏住了一個多月,回不去了。有個看守城門的俞老頭兒,看見呂生出來進去臉色蠟黃肌瘦,招呼到跟前詢問他。呂生說:“我家住在渭北,家裏窮,又沒有出路,無以奉養雙親。本府元帥王相公是我的中表叔伯。靠著這層舊關係我才遠道而來,我雖然進府拜見他,但他從未過問過我。這也是我命運不好,才落到這個地步呵!”老頭兒說:“我也是個窮人,沒什麼東西來救濟你的急難,今晚上你就住在我家,讓我提供食宿以表達對你的敬意。”呂生接受了他的請求。被領到他家後,看到的是殘損的房檐和破舊的門窗,他們在地上擺席,對坐談了很久,吃的是粗米飯,用的是泥盆泥碗。老頭兒說:“我曾在四明山學過道,暫時在這裏藏身。剛才聽說王相公不念舊情義,叫我很驚訝。”說完,便把一隻缸扣在地上,不一會兒又把缸拿了起來,只見缸底下有一個穿著紫色衣服的人,身長五寸左右。老頭兒指著這個人對呂生說:“這就是王潛。”呂生仔細看了看,果然特別相像。老頭兒告誡這個人說:“呂生是你的中表侄兒,因為吃了上頓沒下頓,才從京都不遠千里來到這裏,你應該供給他優厚的食宿,應該送給他錢財。為什麼仰仗著自己富貴就不念舊的情義呢!”紫衣人謙卑地做揖致禮,就像接受了教訓的樣子,然後就不見了。第二天早上,老頭兒督促呂生回到他的客店。王潛召見呂生把他安置在客館裏,跟他宴筵說話,一連好多天。呂生要登程回家,王潛送給他道上騎的馬,侍候他的僕人,行李包也給裝滿貴重的東西。

 

 

Comments | 0.00.00 | 12.00pm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