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網站 流行皮包 營養保健 情趣用品 亞洲交友


  苗晉卿

苗晉卿困於名場。一年似得,複落第。春景暄妍,策蹇衛出都門,貰酒一壺,籍草而坐,酣醉而寐。久之既覺,有老父坐其傍。因揖敘,以餘杯飲老父。愧謝曰:“郎君縈悒耶?”寧要知前事耶?”晉卿曰:“某應舉已久,有一第分乎?”曰:“大有事。但更問。”苗曰:“某困於窮,然愛一郡,寧可及乎?”曰:“更向上。”。廉察乎?”曰:“更向上。”苗公乘酒,猛問曰:“將相乎?”曰:“更向上。”苗公怒,全不信,因肆言曰:“將相更向上,作天子乎?”老父曰:“天子真者即不得,假者即得。”苗都以為怪誕,揖之而去。後果為將相。德宗升遐,攝塚宰三日。(出《幽閒鼓吹》)

【譯文】

苗晉卿在科舉考試方面很不順利,這一年眼看要考中了,結果還是落了榜。時值陽光和煦春色明麗的好日子,他騎著瘦弱的毛驢走出京都大門,賒了一壺酒坐在草地上喝起來,喝得大醉便睡在那裏。過了好長時間醒來一看,有個老大爺正坐在自己身旁,便拱手施禮邀他與自己敘談敘談,剩下的酒也送給老大爺喝了。老大爺深表歉意和感謝。他說:“您心裏很鬱悶吧,想知道以後前程的事嗎?”晉卿說:“我參加科舉考試已有好多年了,不知有沒有考中一次的份兒。”老大爺說:“大有其事,您還想知道什麼?”晉卿說:“我很窮,然而很想作一郡之首,能辦到嗎?”老人說:“比這還要高。”“廉察使嗎?”“比這還要高。”晉卿借著酒勁兒猛然問道:“作將相嗎?”老人仍然說:“比這還要高。”苗晉卿氣壞了,根本不相信他的話是真的,便放肆地說:“你說我比將相還要高,難道能作天子不成!”老人說:“真的天子你作不成,假的,還是可以作幾天的。”苗晉卿以為這些話全是無稽之談,便向老人拱拱手就走了。後來他果然為將為相。德宗逝世後,曾經兼任過眾官之首的塚宰。

 

 

Comments | 0.00.00 | 12.00pm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