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懸疑小說
                                                                                        按回首頁

  情趣用品
數位電動按摩棒
逼真型按摩棒
搞笑成人玩具
震動型按摩棒
刺激按摩棒
成人情趣娃娃
逼真倒模女體
男自慰名器
小型自慰名器
男吸吮快感器
男性快感自慰杯
激情潤滑品
男女後庭刺激
真人娃娃
性愛祕技寶典
  生活購物
影音娛樂館
居家生活館
家電用品館
電腦資訊館
圖書雜誌館
通訊器材館
數位影像館
美容保養館
時尚精品館
花禮藝品館
保健運動館
美食特產館
  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線上遊戲
吃角子老虎
撲克牌
  美女視訊
視訊聊天室
情人視訊
66AV
影音Live秀
模特兒視訊
甜言蜜語
  飾品皮包
品客網
  男性持久
爽久久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DVD&VCD專賣
絕色成人無碼
台灣無碼超商
亞亞成人光碟
 
第一百四十八章 黑豬渡河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胖子身在最高的天宮寶頂,望了望下面漆黑的深谷,發覺足下大瓦滑溜異常,心中正怯,聽我這麼一問,便隨口答道:「什麼什麼古怪,***不過是在腦袋那裡繃著張人皮,還有假髮,是個頭套,我堵上了耳朵,便聽不到那鬼笑的聲音,就按你所說,直接揪了這那人皮頭套,一把火連頭套帶衣服燒個精光。」

我奇道:「怎麼只是在人皮頭套上畫了濃妝嗎?那厲鬼的尖笑聲又從何而來?莫不是有鬼魂附在那件巫衣上了?」

胖子嘬著後槽牙對我小聲說道:「你是沒離近了看,人皮頭套畫得白底紅唇,跟張死人臉也差不了太多,*****,我現在想想還覺得腿肚子大筋發顫,若不是再有什麼鬼魂,此時又哪裡還有命在這裡與你述說?那鬼笑聲我看八成是人皮頭套上有幾個窟窿,被那殿頂的小風一吹,那殿上又全是能發沉龍音的大棵楠木,所以咱們大概是聽差了,你就不用胡思亂想疑神疑鬼了。」

我聽了胖子所講的經過與理由,一時不置可否,陷入了沉默,心中暗想:「這胖廝一貫糊塗倒帳,說起話來也著三不著兩,雖然已看著他將那巫衣燒燬,卻不能放心,那厲鬼的尖笑能讓人汗毛上長一層寒霜,新疆魔鬼城也有奇異風聲,卻絕無這般厲害,向**保證,那衣服和人皮頭套決沒有那麼簡單,現在我們身處絕險之地,萬事都需謹慎小心,還是再試他一試,才能安心,別再一個大意,釀成遺恨。」

我擔心胖子被厲鬼附身,便準備用辟邪的東西在他身上試試驗。這時日光西斜,堪堪將落入西邊的大山之後,要動手也只在這一時三刻。

如果胖子真被厲鬼附在身上,只要用能拔鬼氣屍毒的糯米,便能一見分曉,不過倘若直接動手,難免顯得我信不過兄弟,而且如果真有陰魂作祟,正面衝突與我不利。弄不好反傷了胖子,所以只有先繞到他背後。伺機而動。

我將方案在腦中轉了三轉,便放下手中正在檢點的裝備,從天宮琉璃頂上站起身來,假裝伸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就勢繞到胖子身後。

不料這一來顯得有些做作了,胖子倒未察覺。正在大口啃著巧克力充飢,反倒是讓Shinley楊看我不太對勁,她立刻問我:「老胡你又發什麼瘋?這不早不晚的,為什麼要伸你的懶筋?琉璃瓦很滑,你小心一些。」

我對Shinley楊連使眼色,讓她先不要說話,心想:「你平時也是鬼靈精地,怎麼今日卻這般不開竅。你雖然不信鬼,只信上帝,但片刻之後,你恐怕就要見識我胡某人料事如神了,管教你佩服得五體投地。」

Shinley楊雖然不明白我為什麼對她擠眉弄眼。卻也見機極歟□癱悴輝偎禱埃屯芳絛弧襖茄邸筆值繽駁牡緋亍?BR>

胖子卻塞滿了滿口的巧克力和牛肉乾,扭過頭來看我,烏裡烏魯的問道:「胡司令,是不是從木樑上掉下去的時候把腰扭了?要我說咱也都是三十啷當歲的人了,比不得從前,凡事都得悠著點了,回去讓瞎子給你按摩一道,嘿,你還別說瞎子這手藝還真靈,上回我這肉都打柳兒了......」

我趕緊對胖子說:「三十啷當歲就很老嗎?你別忘了革命人永遠是年輕啊,再說我根本不是閃了腰,而是在天宮的絕頂之上,居高臨下,飽覽了祖國的大好河山,心懷中**澎湃,所以特意站起來,想吟詩一首留作紀念。」

胖子笑噴了,將口中的食物都吐了出來:「胡司令你可別拿我們糟改了,就你認識那倆半字兒還吟詩呢?趕緊歇著吧你,留著精神頭兒,一會兒咱還得下到玄宮裡摸明器呢。」

我見胖子神態如常,並非像是被厲鬼所附,心想沒鬼最好,要是真有厲鬼,又免不得要與她並上三合,確實沒有把握能對付紅衣厲鬼,不過既然已經站起來了,還是按事先盤算的方案行事,多上一道保險,終歸是有好處沒壞處。

於是一邊信口開河,一邊踩著琉璃瓦繞到胖子背後:「王司令你不要用老眼光看待新問題,古代很多大詩人也都是目不識丁游手好閒之徒,不是照樣留下很多千古佳句嗎,我承認我小時候是不如你愛學習,因為那時候我光忙著響應號召,天天關心國家大事去了,不過我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之情,可一點也不輸給你,我......」

我說著說著便已繞至胖子背後,口中依然不停說話,手中卻已從攜行袋裡摸了一大把糯米,這些糯米還是去年置辦地,方得久了一些,米色有些發陳,不過糯米怯陰,有避屍驅鬼克陰之能,過了期的糯米也照樣能用。

我立刻將這一大把糯米,像天女散花一般從胖子後邊狠狠撒落,胖子正坐著和我說話,不想突然有大量糯米從後潑至,嚇了一跳,忙扭頭問我:「你吃多了撐的啊?不是說吟詩嗎?怎麼又撒米?又想捉鳥探那古墓地宮裡的空氣質量是怎麼著!」

Shinley楊也在一旁用奇異的目光看著我,我見糯米沒從胖子身上砸出什麼厲鬼,只好解釋道:「我本來是想出來幾句高詞兒,也都是千古絕句,不過突然想起來小胖剛剛碰了那人皮頭套,漢代的死人皮一定陰氣很重,便替他驅驅晦氣,不過按故老相傳的規矩,這事不能提前打招呼,必須在你不知道地情況下才起作用,佉淨了這古舊地晦氣,日後你肯定是陞官發財,大展宏圖,你看我為了你的前途,都把我那好幾句能流芳百世的絕句,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現在再想卻想不起來了,他奶奶個蛋的,沒靈感了。」

我胡編了一些理由,暫時將胖子與Shinley楊的疑問搪塞過去,也不知這麼說他們能否接受,正當我繼續自圓其說之際,Shinley楊忽然指著天空對我們說:「你們看那天空的雲,可有多奇怪。」

胖子舉頭一望,也連連稱奇:「胡司令,莫不是龍王爺亮翅兒了?」

只見山際那片仍有亮光的天空中,伸出一大條長長地厚重黑雲,宛如一條橫在空中的黑龍,又似乎是一條黑色天河懸於天際,逐漸與山這邊已陷入黑暗的天空連為一體,立時將谷中的「天宮」和「水龍暈」,籠上了一層陰影。

尋常在野外空氣清新之處,或是空氣稀薄的高山之上,每當夜晚降臨的時候,如果空氣雲少,都可以看到璀璨的銀河,不過與星空中的銀河相比,此刻籠罩在我們頭上的這條「黑河」,卻顯得十分不祥,充滿了蕭煞陰鬱之氣,幽谷中的陵區本來就靜,此刻更是又黑又靜。好像我們此時已經置身於陰森黑暗的地下冥宮一般。

我對Shinley楊和胖子說:「這種天像在古風水中有過記載,天漢間黑氣貫穿相連,此天兆謂之黑豬過天河,天星秘術中稱此為雨候犯境,而青竹地氣論中則說,黑竹渡河必主此地有古屍作祟,是以屍氣由陰沖陽,遮蔽星月。」

胖子不解其意,問我道:「照這麼說不是什麼好兆頭了,究竟是雨侯還是屍氣?對了,那雨侯又是什麼,可是要擋咱們的財路?」

我對胖子說:「雨侯是指洪水暴漲,咱們前趕後錯,今夜就要動手倒那獻王墓,而又碰上這種百年不遇的罕見天象,不知這是否和獻王改動地脈格局有關,也許這裡在最近一些年中,經常會出現這種異象,這場暴雨憋著下不出來,遲早要釀成大變,說不定過不多久,這蟲谷天宮就都要被大山洪吞了,咱們事不宜遲,現在立刻下潭。」

說話間天已經變成了黑鍋底,伸手不見五指,三人連忙將登山頭盔上的射燈打開,這才有了些許光亮,將裝備器械稍做分配,仍將那些怕水的武器炸藥放在背囊中,從殿側垂著繩子降下,找準了「棧道」的石板,沿途盤旋而下,這一路漆黑無比,只好一步一蹭的走,有時候遇到斷開的「殘道」,還要攀籐向下,三束光柱在這漫無邊際的黑暗中,顯得微不足道,只能勉強看清腳下,就連五六米開外的地形輪廓都難以辯認。

也不知向下走了多遠,估計時間已經過了不下兩個鐘頭,一路上,不斷看到腳下出現一些白色的死體,都是那些無法適應外界環境的「痋人」,估計剩餘的此時已退回洞中,不會在對我們構成什麼威脅了。

我們摸著黑,經過兩個小時的跋涉,終於到了谷底「棧道」的盡頭,但是我估計此時也就剛剛下午五點來鐘,漏斗上的原形天空,已經和其餘的景物一同容入了黑暗之中,這黑豬渡河,來得好快,突然想到今天是七月十九,這可大事不妙了。


 

線上免費武俠懸疑小說 Created by Jinlong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