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懸疑小說
                                                                                        按回首頁

  情趣用品
數位電動按摩棒
逼真型按摩棒
搞笑成人玩具
震動型按摩棒
刺激按摩棒
成人情趣娃娃
逼真倒模女體
男自慰名器
小型自慰名器
男吸吮快感器
男性快感自慰杯
激情潤滑品
男女後庭刺激
真人娃娃
性愛祕技寶典
  生活購物
影音娛樂館
居家生活館
家電用品館
電腦資訊館
圖書雜誌館
通訊器材館
數位影像館
美容保養館
時尚精品館
花禮藝品館
保健運動館
美食特產館
  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線上遊戲
吃角子老虎
撲克牌
  美女視訊
視訊聊天室
情人視訊
66AV
影音Live秀
模特兒視訊
甜言蜜語
  飾品皮包
品客網
  男性持久
爽久久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DVD&VCD專賣
絕色成人無碼
台灣無碼超商
亞亞成人光碟
 
第一百一十二章 指令為「搜索」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深山密林中的「鬼信號」,最初是我在連隊時聽通訊班的戰友們所說的,原本說出來只是想嚇唬嚇唬shieley楊,想不到突然發現的美軍C型運輸機殘骸下,竟然清晰異常的傳出了一段以死亡為代碼的信號聲,不過稱其為傳說中的「鬼信號」,有點不太合適。「鬼信號」是專指從無線電頻率中收到的微弱神秘電波,而現在這聲音明顯不是電波的信號聲,而是從中發出的常規物質信號

黎明前的原始森林,像是籠罩在死神翅膀的黑暗陰影中,沒有一絲的風聲和樹葉摩挲聲,靜得連一根針落在地上,都可以聽到,我坐在樹梢上聽了數遍,絕對不會有錯,反反覆覆,一遍又一遍。

這樹下的胖子也聽到了這組「嘀嘀嗒嗒」的奇怪信號,仰著脖子不停地向樹上張望,由於我身在樹冠中間,所以聽出那聲音的來源,不是樹冠最上方的機艙,而是那兩株夫妻老樹樹身與運輸機鋁殼殘片相接的地方。

由於我們對「鬼信號」這種神秘的現象並不瞭解,加上畢竟活人對於來自另一世界的東西,多少會存在一些畏懼心理,一時未敢輕舉妄動,只是打開了「狼眼」手電筒,去照射發出聲響的地方,越看越覺得滲人,甚至有些形狀奇怪的老樹皮,在黑暗中看上去都像是面目猙獰的屍怪。

我悄聲問身邊的shieley楊:「莫不是有美國飛行員掉進了樹洞裡?臨死時所發的求救電波仍然陰魂不散的迴盪在這大樹周圍?」

shieley楊搖頭道:「不會,剛才我進機艙殘骸裡搜尋的時候,把每一處都仔細看過了,不僅沒有機組成員的屍骨,也沒有傘包,所以我才判斷他們在墜機前都跳傘逃生了,而且機頭撞在山上,已經徹底毀壞了,然後這一節機艙才掉落到樹冠上的,那信號又怎麼可能從樹幹裡傳出來?」

我對shieley楊說道:「剛才你射殺那隻大雕鴞之前,那串信號的意思是SOS,才停了一段,突然變成了DEDO,這其中是否有什麼聯繫?除了駕駛這架C型運輸機的美國空軍,這深山野嶺間又有誰懂得摩斯通訊碼?「

shieley楊並沒過我那些見鬼的經歷,但她也不是完全的唯物主義,她曾不止一次地同我說起過,人死之後會上天堂,那裡才是人生旅程的終點,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shieley楊是相信人有靈魂存在的,shieley楊對我說:「初時聽到的那段SOS求救代碼,可能是我聽差了,應該就是那只雕鴞在機艙裡啄咬樹蜥發出的,所以顯得雜亂而不連貫。而現在這段信號你也聽到了,與那個完全不同,長短很有規律。而且重複了這麼多次,都沒有誤差..」

親耳所聞,且就來自於不遠的樹幹中間,聽得又如此真切,我也不得不相信「鬼信號」傳說的真實性了。我對shieley楊說:「這信號聲雖然很有規律,但不像那種能發射信號的機械聲,有些像是水滴的聲音,但是又比之要沉悶許多,也許真被咱們猜中了,樹幹裡面有死人」

shieley楊說:「有科學家做過實驗,人體靈魂中所產生的電波應低於7V,即使是這麼微弱的能量,也有可能在特定的環境或者磁場中長久保存,但是現在最重要的是,這段死亡代碼究竟是在傳遞何種意圖,是給咱們警告?還是恐嚇?」

以我的經驗判斷,遇到這樣的情況,如果只想到選擇逃避,決不是一個好的選擇,最終疑神疑鬼地,會造成草木皆的情形,以至於把自己的心態都擾亂了,那樣反倒最為容易出事,這時候只有壯著膽子找出它的根源,弄它個水落石出,才可以讓自己安心,另外這天色馬上就要亮了,黑夜即將過去,天一亮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於是我扶著樹枝站起身來,對shieley楊說:「咱們亂猜也沒用,不妨過去一探,究竟是不是什麼亡魂作祟,看明白了再做理會。」

shieley楊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把手中的「芝加哥打字機」換了個新彈夾遞給我,這種衝鋒鎗過於沉重,她用著並不順手,我們倆調整了一下登山盔上的射燈焦距,把起保險作用的登山繩檢查了一遍,看是否牢固。

我把衝鋒鎗的彈匣拔下來,看了看裡面子彈壓得滿滿的,便把彈夾在頭盔上「噹噹」磕了兩下,這種槍故障率是出了名的高,務必要把彈夾中的子彈壓實,以免關鍵時刻子彈卡殼,復又插進槍身,拉動槍栓把子彈上了膛,對shieley楊一揮手,兩人分左右兩個方向,攀住老樹上的支杈,尋著那「鬼信號」聲響的來源,來到了運輸機殘骸與樹冠相接的一方。

由於四周過於安靜,距離越近,那「嘀噠」聲就越清晰,越聽越覺得不像是電子聲,機艙殘骸旁邊,經過一番仔細的搜索,最後登山頭盔上的射燈光柱聚集在了一處樹幹上。為了防止發生意外的變故,shieley楊在稍微*前的地方,我在她身後半米遠負責掩護,shieley楊藉著射燈的光線,可以確定了,聲音就是來自這裡。「滴滴嗒嗒」的不同尋常。

我把湯普森衝鋒鎗的槍口對準了目標,以免裡面再鑽出雕鴞之類的東西傷到她,如果銷有不對,我會毫不猶豫地扣動板機,「芝加哥打字機」11點4的大口徑不是吃素的,暴雨般的射速,將會把任何叢林中的猛獸打成碎片。

shieley楊見我準備就緒,於是取出俄制「傘兵刀」拿在手中,對準那段被植物覆蓋得滿滿噹噹的樹幹,緩緩切了下去,將那些厚厚的綠苔籐蔓逐層削掉,沒削幾下,竟發現那裡是個天然的樹洞。

這個樹洞僅有兩個拳頭加起來那麼大,經年累月之下,以至於洞口已經徹底被寄生在樹上的植物封死,如果不戳破這層天然的偽裝,看上去就那其餘部分的樹幹沒有任何的不同,都滿是疙裡疙瘩、凹凸不平的綠苔。

那些寄生植物非常濃密厚實,而且層層疊壓,有些已經腐爛得十分嚴重了,用刀一剝就爛成了如同綠色稀泥一般,一時間也難以徹底清除乾淨。shieley楊小心翼翼地把「傘兵刀」的刀尖插進綠苔的最深處,從刀尖處傳來的觸感,像是碰到了一塊堅硬的物體。

我和shieley楊對望了一眼,都是充滿了疑問,事先都沒有想到這裡會有個這樣小的樹洞。就算有樹洞,能讓人或者動物之類的在裡面發出聲響,也不應該只有這麼小,這種小窟窿,在這株老夫妻榕樹上不知有多少,這種樹孔也就夠小松鼠進出。但是這種林子裡是不可能有松鼠的,所以可以完全排除掉是松鼠在裡面折騰,比松鼠再稍微小一點的樹蜥是一種很安靜的動物,也絕不可能是樹蜥。

而且僅看這樹上綠苔等寄生植物的厚度,以及腐爛程度來判斷,都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形成的,欲待再細看時,身後的樹幹一陣搖晃,原來胖子第二次爬了上來這次他不再用我提醒,直接先把保險栓掛在身上。

我剛要問他怎麼不在樹下替我們警戒,卻又爬上來做什麼,卻見他一臉驚慌,這世上能讓胖子害怕的事不多,只聽胖子戰戰兢兢地對我說:「老胡,我***這林子裡八成是鬧鬼啊,我必須得跟你們在一起,剛才他媽地嚇死我了!」

我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在不涉及錢的情況下,除非是直接威脅到性命的事物,才會讓他緊張,我忙問胖子怎麼了,是不是看到什麼東西了?

胖子定了定神,說道:「剛才我在樹底下,抬起頭看你們倆在樹上爬來爬去,只是這天太黑,看了半天,只見你們頭盔上的射燈,朦朦朧朧地也瞧不清楚,我看得煩了,便打算抽只煙解解乏,忽然聽周圍有女人在哭,哭得那個慘啊,可他媽嚇死本老爺了,煙頭都拿反了,差點把自己的舌頭燙了,絕對是有女鬼啊,你聽你聽又來了。」

shieley楊正用「傘兵刀」一塊塊挑去樹洞裡的腐爛植物,剛弄得差不多了,還沒來得及看與堅硬的東西究竟是什麼,此刻聽到胖子說附近有女鬼在哭,也把手裡的活停了下來,與我一同支起耳朵去聽四周的動靜。

我們一直都只留意到那個「鬼信號」,這時靜下來一聽,四周果然有陣陣嗚咽之聲,「遮龍山」後面沒有任何風,所以決不可能性是風聲,那聲音淒慘異常,而且忽東忽西的飄忽不定,漆黑的環境中更顯得另人發毛。

我與胖子、shieley楊立刻在樹冠上排成丁字形,我端著湯普森衝鋒鎗,胖子用「劍威」汽步槍,shieley楊則舉著六四式,這樣一來,每個人防禦的角度縮成一百二十度,互相形成防禦依托。

那淒楚的哭泣聲圍著我們轉了兩圈,忽然分為三道,從半空中朝我們快速掩至,我這回聽得分明,不是女鬼,是夜貓子在啼嚎,原來是那該死的雕鴞同類,不過這回不是一兩隻,聽這叫聲個體小不了,想必是來找我們報仇的,雖然我們手中有槍有彈,但是黑暗中對付這些出沒於夜空中的幽靈,實在是有點吃虧。

此刻shieley楊也顧不上節省照明彈了,從便攜袋中摸出了信號槍,「通」的一聲響,照明彈從這大樹頂上升了起來,慘白的光芒懸掛在森林上,經久不散,四周裡照得如同雪地一般。

我們也被那照明彈強烈的白光晃的頭疼,正忍著眩目的白光準備搜尋目標射擊,卻聽森林中忽然變得死一般沉寂,除了我們的心跳和呼吸聲,一切聲音都消失了。

突然襲來的幾隻雕鴞,被照明彈的光芒所震懾,遁入遠處的黑暗,消失得無影無蹤,而那組令人頭皮發麻的「鬼信號」,也跟著消失,再也聽不到半點動靜,連早晨應該有的各種鳥雀叫聲都沒有。所有的動物像是都死絕了。

我還沒來得及詫異,幾乎在這些聲響消失的同時,天邊雲峰崢嶸,一線朝霞劃破了去隙,把第一縷晨光撒進了這片詭異的叢林。

好像在天亮的一瞬間,山谷間、叢林間的魑魅魍魎也都為了躲避陽光,通通逃回老巢躲了起來。

我們想起那樹身上的窟窿,都回頭去看,只見那C型運輸機下的樹幹上,有個綠色的窟窿,深處有一片深紅色的光滑石頭,外邊的苔頭植物都已被shieley楊用刀刮了開來,正在晨曦中發出身弱的光芒。

還沒等我看明白是怎麼回事,忽然腳下的樹梢「卡嚓嚓嚓」斷了下來,原來這條橫生的粗大榕樹枝,承受了C型運輸機機艙的大部分重量,由於我們剛才為了準備迎擊來襲的雕鴞,緊急中聚在一起,重量過於集中,這本就是在樹上活動的大忌,此時加上我們三個人的體重,尤其是胖子的。這老榕樹本就營養極度匱乏,樹身吃不住勁,再也支撐不住,樹頂的多半截樹幹,劈成了兩半,老邁的樹身完全斷裂開來。

萬幸的是我們的保險繩都固定在老榕樹的主幹上,雖然吃了在樹身上的一撞,所幸並沒有直接摔到地上,今天這道保險繩已經如此救了我們不下三回了,頭頂那架C型運輸機,由於失去了承重的主要樹枝,則直接滑落到了二十多米高的大樹下邊,發出巨大而又悲慘的聲響。

我們抬起頭就可以看到老樹裂開樹身的內部,這一看都不由得目瞪口呆,隔了半晌,胖子才說道:「這是什麼東西?好像挺值錢我想這回咱們可真真他媽發了。」

這時那個熟悉而又陌生的信號聲,突然再一閃從劈開的樹身中傳了出來


 

線上免費武俠懸疑小說 Created by Jinlong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