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懸疑小說
                                                                                        按回首頁

  情趣用品
數位電動按摩棒
逼真型按摩棒
搞笑成人玩具
震動型按摩棒
刺激按摩棒
成人情趣娃娃
逼真倒模女體
男自慰名器
小型自慰名器
男吸吮快感器
男性快感自慰杯
激情潤滑品
男女後庭刺激
真人娃娃
性愛祕技寶典
  生活購物
影音娛樂館
居家生活館
家電用品館
電腦資訊館
圖書雜誌館
通訊器材館
數位影像館
美容保養館
時尚精品館
花禮藝品館
保健運動館
美食特產館
  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線上遊戲
吃角子老虎
撲克牌
  美女視訊
視訊聊天室
情人視訊
66AV
影音Live秀
模特兒視訊
甜言蜜語
  飾品皮包
品客網
  男性持久
爽久久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DVD&VCD專賣
絕色成人無碼
台灣無碼超商
亞亞成人光碟
 
第一百四十章 黑色漩渦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獻王墓」所在的墨綠色水窟其地形地貌,在地理學上是名副其實的稱做「漏斗」。其形成的原因不外乎兩種:其一是強烈的水流沖毀了溶解巖巖洞,造成了大面積的塌陷;其二,也許是在億萬年前,墜落的隕石衝擊所致。

我背著兩隻沒頭的半蟲人,從陡峭的絕壁上翻滾落下。這次有了心理準備,身體雖然快速地在空中墜落,手中卻一刻沒閒著,將登山盔上的潛水鏡罩到眼睛上,甩脫了身後兩具無頭蟲屍,深吸了一口氣,將嘴張開,以避免被從高處入水的巨大衝擊力壓破耳鼓。

剛想將身體完全伸展開,來個飛魚入水,但卻沒等做出來,身體便已經落到了水面,肩膀和頭先入水,被巨大的衝擊力在水上一拍,五臟六腑都翻了幾翻,只覺得胸腔中氣血翻騰,嗓子眼發甜,練武術的人常數說「胸如井,背如餅」,但是沒有準備好入水的姿勢,後背先入水,搞不好已經受了內傷。

所幸潭水夠深,落水的力量雖然大,卻沒戳到潭底,帶著無數白色的水花直沉下數米方止,我睜眼一看,這潭水雖然在上面看起來幽深碧綠,但是身處水中,只覺得這水清澈見底,陽光照在水面上,亮閃閃的綠光蕩漾,便像是來到了水晶宮裡一般,潭中有無數大魚,其中很多是裂腹鯉,此魚肉味鮮美,蓋世無雙,等閒也難見到如此肥大的。

不過我此刻沒時間去回味不久前路過大理時所吃的大頭裂腹鯉。急於浮上水面游到潭邊的「棧道」上匯合胖子與Shirley楊二人,當下便雙手分水,向水面游去。

但是手分足踩,半天也不見動地方,這才感覺到身處一股漩渦狀的潛流之中。這水潭清澈無比,在水中連潭底的水草都看得一清二楚。在我不遠處的潭底,卻有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圓形,之所以看起來黑是因為太深了,那是個巨大的漩渦,帶動潭中的潛流,將潭水無休無止的抽進其中。

正是因為潭底有這麼個大漩渦,所以瀑布群縱然日夜不停地傾瀉下來,也難以將水潭注滿,康巴崑崙的不凍泉下也有這麼個大漩渦。據說直通萬里之外的地中海,所以這潭中的漩渦可能也是處大水眼,通著江河湖海等大川大水,這種可能絕不是沒有。

如果被捲進漩渦,恐怕都沒人能給我收屍了,想到這裡心中頓時打個突。急忙使盡全身的力氣向漩渦以外游動,但是欲速則不達,越是焦急手足越是僵硬,不但沒游到外圍,反而被暗流帶動。離那潭底的大漩渦又近了幾米。

從我閉氣入水到現在,不過十幾秒鐘,肺裡的空氣還能再維持一陣,不過要是被漩渦的暗流吸在這裡,用不了多一會兒,氣息耗盡,就難以倖免,肯定會被漩渦捲進深處。

不過此時我已經身不由己,完全無法抵擋漩渦的強烈吸力,轉瞬間便已被湧動著的暗流捲到了潭底,慌急之下,見得身旁有一叢茂密的水草,這大片水草也被漩渦邊緣的潛流帶動,都朝一個方向偏著頭,水草是長在潭底的石縫中,那石縫的間隙很窄,手指都難伸進去。

我就像是看見了救命稻草,趕緊伸手去抓那些水草,想使自己的身體暫時固定下來。否則哪怕再離漩渦一米,就再也出不來了,不過正應了胖子常說的那句話了,趕上摸金校尉燒香,連佛爺都掉*。好不容易揪住一把水草,誰知道水草上有很多蜉尪卵,滑不溜手,用力一抓竟然攥了個空。

我對準那大叢水草接連伸手揪了幾次,都沒有抓到,每一次抓空,心就跟著沉下去一截,已經數不清這是今天第幾次面臨生死考驗了,隨手拔出俄式傘兵刀,倒轉了插進那生長水草的石縫中,傘兵刀刀刃上的倒勾此時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使刀身固定在水草根部與石縫的交接處。

這塊潭底的條形大石似乎是人工鑿成的,也許是建造「獻王墓」時掉落下來地,由於條石沉重,所以沒被漩渦吸進去,我終於找到了能夠固定的地方,更不敢有任何怠慢,抓著條石在潭底向遠處爬行,漸漸脫離了漩渦的吸力範圍。

忽然覺得手中觸感不對,冰冷堅硬,似乎是一層厚重的鋼鐵外殼,生有大量的斑剝銹跡,藉著碧波中閃爍的水光,看到這條石,盡頭連接著一個巨大的圓柱,橫倒在潭底,上面全是碧綠的水草,一群群小魚在水草中穿梭游動,顯得這個大圓柱也是綠色的。

長滿水草的巨大圓柱一端稍稍有些傾斜,撞進了旁邊的石壁上,竟然撞破了一個大洞,洞中極黑,好似另有洞天,我心念一動:「是了,是被我們埋葬的那個轟炸機飛行員,原來他的轟炸機墜毀在了這水潭裡,他跳傘降落到了遮龍山的邊緣,不幸被那大祭司的玉棺纏住,枉死在了密林邊緣。」

正是因為那位飛行員穿著轟炸機機組成員的制服,我們才能判斷出它與墜毀在樹上的運輸機,是兩碼事,Shirley楊形容這蟲谷是雲南的百慕大三角,飛機的墳場。我們見到的就有兩架大飛機,沒見到的不知道還有多少。

再看那被機頭撞穿的石壁上,破損的石窟裡,隱現著很多異獸的石像,這個方向剛好與深潭正上方,建在絕壁危崖中的王墓寶頂宮殿一致,難道「獻王墓」的地宮已被墜毀的飛機撞破了?

我在水下已呆了一分多鐘,無法再多停留,只好迅速浮上去換氣,頭一出水,便被上空的萬道虹光晃得眼睛發花,硬塑的登山頭盔上雖然有排水孔,用來潛水時保護頭部,並且減輕水流的阻力,但是仍然覺得非常沉重,只好暫時把登山頭盔摘下來。

漏斗形大水潭獨特的地勢,像是一個巨大的天然擴音器,把瀑布群水流激瀉的聲音來回傳遞,只在這絕壁之內轟鳴迴響,在這什麼都聽不到,我看見高處的「棧道」上有兩個人飛快的奔下來,遇到被瀑布沖毀的殘道,便利用籐蘿直接向絕壁下爬,正是胖子和Shirley楊,他們下來的再迅速,終究是不及我直接摔下來的速度。

在瀑布奔騰的地方,便是近在身邊,把嘴貼在對方的耳朵上說話也未必能聽得清楚。我們相隔幾十米的距離,我乾脆放棄了呼喊,將登山頭盔拿到手裡,在水面上揮動手臂。

墨綠色的大水潭中浮上來一個人,在絕壁上居高臨下看來,十分醒目。果然胖子和Shirley楊立刻發現了我,也在「棧道」上對著我揮手。

我仰起頭來,四周絕壁如斧劈刀削般直,圓形的藍天,高高在上,遙不可及,頓生身陷絕境之懼,那大批的半蟲人卻正在退回瀑布邊的洞口,可能是因為這裡是王墓的主陵區,設有大量的「斷蟲道」,所以它們無法適應這「漏斗」中的環境,竟如潮退卻。不過這些怪胎適應環境的能力很強,不知道它們還會是否捲土重來,不過總算是能暫時平靜下來喘口氣了。

我對著「」上的Shirley楊和胖子打手勢,示意他們不用下來接我,我自己盡可以爬上去,讓他們到「獻王墓」的明樓寶頂上等我。

然而那兩人就像沒看懂一樣,對我又跳又喊,拚命地指指點點,顯得很是急躁,我雖然聽不到他們喊話的內容,但是從他們的動作中可以瞭解,在這水潭深處正有一個潛伏的危險在向我逼近,我立刻以游泳比賽撞線的速度,迅速游向潭邊的「棧道」。

胖子與Shirley楊見我會意,馬上衝下了棧道,胖子懼高,只能沿著寬闊的石階下來,遇到斷裂處才撅著**一點點蹭下來,而Shirley楊幾乎是一層層的往下跳,他們越是這麼匆忙,我越是清楚自己的處境有多危險。

好在離那潭邊的棧道甚近,頃刻就到,我此時已經精疲力竭,使出最後幾分力氣,爬上了「棧道」的石板,但是仍然覺得不太穩妥,又向上走了幾步,才坐在地上不住的喘氣,看那碧綠的潭水,平如明鏡,只有對面大瀑布激起的一圈圈波紋,實在看不出有什麼險惡之處,頂多也就是有不少被打成頭破腸穿的?#092;人,落入了水底,估計都被捲進了大漩渦裡,它們的血液雖然有毒,但數量畢竟有限,入水便被稀釋,而且這水潭下的大水眼,換水量奇大,再多的毒液在潭水中也留不住。

這時Shirley楊已經趕了下來,見我無事方才安心。我想問她究竟怎麼回事,但是這裡水聲太大,沒辦法說話交流,於是我指了指絕壁上的「獻王墓寶頂」,那裡看起來還比較安全,暫時到那裡休整一番,目前資重損失不小,只好休息到天黑,連夜動手,反正古墓地宮裡的白天和晚上都沒什麼分別。

抬眼望了望險壁危崖上的宮殿,正在虹光水氣中發出異樣的光彩,如夢又似幻,一時之間也無法多做思量,當下便舉步踏著千年古棧道,向著「天宮」前進。

撥籐尋道,越行越高,漏斗狀的地形把聲音都向下吸去,走到高處時水聲已不覺得有多大了,我忍不住問Shirley楊:「剛才你們如此驚慌,究竟見到了什麼?」



 

線上免費武俠懸疑小說 Created by Jinlong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