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懸疑小說
                                                                                        按回首頁

  情趣用品
數位電動按摩棒
逼真型按摩棒
搞笑成人玩具
震動型按摩棒
刺激按摩棒
成人情趣娃娃
逼真倒模女體
男自慰名器
小型自慰名器
男吸吮快感器
男性快感自慰杯
激情潤滑品
男女後庭刺激
真人娃娃
性愛祕技寶典
  生活購物
影音娛樂館
居家生活館
家電用品館
電腦資訊館
圖書雜誌館
通訊器材館
數位影像館
美容保養館
時尚精品館
花禮藝品館
保健運動館
美食特產館
  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線上遊戲
吃角子老虎
撲克牌
  美女視訊
視訊聊天室
情人視訊
66AV
影音Live秀
模特兒視訊
甜言蜜語
  飾品皮包
品客網
  男性持久
爽久久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DVD&VCD專賣
絕色成人無碼
台灣無碼超商
亞亞成人光碟
 
第一百二十三章 異底洞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我反問Shirley楊道:「咱們三個人越變越小?這話從何說起?」

Shirley楊對我說:「附近可以參照的物體,包括植物和昆蟲,還有大量的古樹化石,都大得異乎尋常,所以我才想會不會這葫蘆形的山洞裡,有什麼奧妙的所在,把進來的人身體逐漸變小。」

這件事聽上去實在是匪夷所思,現在我們正在漫無邊際的地下水中飄蕩起伏,一時也難以斷定,我對Shirley楊說:「就算是身體可能被變小了,難道連衣服鞋子也一同可以變小嗎?我看這裡是由於環境特殊,所以形成的生態系統都比外界要龐大。」

不過我這話說的是半點把握也沒有,這山洞真是極像山神殿中的紅葫蘆,洞口小肚子大,而且呈喇叭圓弧形,往深處走洞壁會逐漸擴大,而且沒有人為加工修造的痕跡,完全是天然形成的。說不定這是個比獻王墓更古老的遺跡,當地人可能是把葫蘆形的山洞當作聖地,才在山神殿中供奉個葫蘆造像,至於這個山洞是否真有什麼特異之處,實屬難言,畢竟我們現在兩眼一抹黑,所見的範圍,只不過維持在大約二十米以內的距離,對自身或者稍遠環境的變化很難察覺。

附近的昆蟲都比正常的大了許多,特別是太古時代樹木的化石更是大的嚇人,一株株張牙舞爪的探出水面,與上面垂下來的籐蘿糾結在一起,像是一隻隻老龍的怪爪。

我想應該找些植物一類的目標,當作參照物看一看,以便確認我們的身體並沒有因為進了這葫蘆形山洞而逐漸變小,否則就不能繼續前進,只好先按原路退回去,再做理會。

然而那些老籐的粗細幾乎和人體相差無幾,在外邊的叢林裡,也有這麼粗的籐蘿,所以無法以籐蘿和植物根莖做參照物,目前最直接的辦法,便是潛入水中,看看附近水草的大小,那些藻類有其自身獨特的屬性,不會因為環境的變化而生長的大小有異,不論在哪種場合環境下,幾乎都差不多。

但是我一想起水下那具突然出現,又突然消失,好像鬼魅般的女性屍體,心裡多少有幾分發怵。當下只好把安全鎖掛在沖氣囊上,對胖子和Shirley楊打個招呼,讓他們兩人暫時先不要向前移動,等我下水探明情況再說。

我把登山頭盔上的潛水鏡放下來,硬著頭皮鑽入幽暗的水底,登山頭盔上的戰術射燈,即使在水中也應該有十五米的照明範圍,但是這裡的地下水雜質很多,有大量的浮游生物和微生物,以及藻類水草植物,可視範圍降低到了極限,只有不到五米。

水很深,摸不到底,我覺得現在還沒有到使用氧氣的時候,只憑著自身的水性,閉住一口氣不斷地向水下游去,透過潛水鏡,水下的世界更加模糊。黑暗中,隱約見有一大團黑乎乎的物體在水底慢慢漂浮,由於光源的缺乏,我只能看到那東西有車**小,看不清楚是水底的動物還是什麼水草類植物。

這時水底那團黑乎乎的物體又和我接近了一些,我認為魚類沒有這樣的體形,應該是某種水生植物,難道是水草糾結在一起,長成了這樣一大團,倘若是水草也是這般大,那我們可真就遇到大麻煩了。

我想到這裡,把手伸向那團漆黑的物體,準備抓一把到眼前看一看,究竟是不是大團的水草,誰知剛一伸出手,那東西忽然猛地向前一躥,斜刺裡朝頭上的水面彈了出去,在距離水面一兩米的位置停住,靜靜地潛伏在那裡。

那團車輪狀的物體在水底躥動的時候,我已經瞧得清清楚楚,不是大團的水草,那東西縮在一起時顯得圓滾滾地,划水的時候,則伸出兩條弓起來的後腿和前肢,身上纏繞了不少水草,原來竟然是一隻碩大的紅背蟾蜍,而且四周好像不止這一隻,另有不少,都聚集到距離水面一米左右的地方,漆黑一團的水底之中,很難分辨究竟有多少這麼大型的蟾蜍,也不知是否還有更大的什麼東西。

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癩蛤蟆,我一驚之下,險些喝了口地下水,感覺這口氣有些憋不住了,也無心再潛到水底尋找藻類植物,急忙向上浮起,撥水而出。我頭一出水,趕緊深吸一口氣,對胖子和Shirley楊說:「水底下有東西,咱們得趕快離開這裡,先爬到那棵橫倒下來的化石大樹上去。」

在這裡地下洞**的水面上,有整座古老森林的化石,其中一些大樹的化石,由於自然的原因,倒塌斷裂,那些倒下的化石樹,橫架在周圍的化石上,而沒有沉入水底,在密密麻麻的化石森林中,形成了一條條天然石橋。

我們前邊不遠就剛好有這麼一棵橫倒在水面,被其餘化石卡住的老樹幹化石,樹幹上有很多枝丫。

三人急忙把剛才取出來的武器重新裝回防水袋中,迅速向那棵橫倒的化石樹游去,等到我們游到近前,Shirley楊先伸手抓住化石樹的樹枝,我和胖子托著她的腳,先協助Shirley楊爬上了橫倒的化石樹身,然後我也跟著爬了上去,垂下登山索給胖子,留在水中的胖子把充氣囊的空氣迅速放淨,用登山索把背包掛在自己身上,我連拉帶拽,把胖子也弄上了樹幹,最後把裝備背包吊了上來。

腳下踩到了石頭,心中方覺稍微安穩,但是我們三個人仍然不敢懈怠,以最快的速度把武器重新從防水袋中取出,胖子問我道:「一個李向陽就把你嚇成這個樣子,水底下究竟有什麼東西?」

Shirley楊也問我道:「是看見那具沉在水底的女屍了嗎?」

我指著那片水面說:「沒有李向陽,也沒有女屍,水下有大只的癩蛤蟆,也就是大蟾蜍,大得跟車□轆,小的也有斗大,***,這些傢伙背後疙疙瘩瘩的地方,很有多毒腺,千萬不能和它們產生接觸,否則一旦中了賴毒,便有一百二十分的危險。」

Shirley楊舉起狼眼手電筒,將光柱掃向我們剛才停留的水面。那裡已經靜悄悄的,只有我們剛才迅速游動時造成的水紋,黑沉沉的水面下,看不到有什麼特別的跡象。Shirley楊看了兩眼,便轉頭對我說道:「以前做試驗的時候,經常會用到蟾蜍。我記得這種動物應該是白天隱藏在陰濕地泥土中、石塊下或草叢間,黃昏和夜間才出來活動,怎麼會出現在水這麼深的地方,你有沒有看錯?」

我搖頭道:「說實話這麼大只的蟾蜍,今天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但是我絕對不會看錯,我想你的本兒本兒主義,用在這裡恐怕不太合適,我在水底和那大癩蛤蟆相距不過三米,看得十分清楚。它們都浮在離水面不遠的地方,不知要做什麼,我擔心對咱們不利,所以才讓你們趕快爬到這裡。不管怎麼樣,咱們先看清楚了再說,我總覺得這片被地下水淹沒的化石森林,有些地方不太對勁兒。」

胖子忽然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讓我們看前邊不遠處。那片蚊蚊聚集的地方,無數大蜻蜓一樣的蚊蚊正發出「嗡嗡嗡」的刺耳噪音,那裡離我們落腳的地方極近,用狼眼手電筒的光線,也可以看得十分清楚,由於那些蟲牆一樣的蚊蚊都沒有眼睛,它們對狼眼手電的光線並不敏感,仍然像無頭蒼蠅似的圍著植物根莖最密集的地方打轉。

Shirley楊低聲對我們說:「地面上的植物過於密集,造成養料和水分的缺乏,所以延伸下來的植物為了掠取水份都拚命地向下生長,以便直接接觸到這裡的地下水,那些飛蟲它們像是正聚集在那裡產卵。」

剛才我潛入水中,發現有不少大魚,這些魚不同於始終生長在地下環境中的盲眼魚類,都有眼睛,這說明這片地下水雖然從地下洞**中流過,卻是條明水,和外界相通。

但是這裡的環境過於獨特,植物和昆蟲都是獨立存在的生態系統,不妥只要是能夠通到外界的明水,我們就應該可以沿著水流,進入到獻王墓的主陵附近。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這酷似葫蘆形狀的大山洞,是不是越往深處走,人體就會逐漸變小,還是說由於葫蘆形洞**那獨特的喇叭狀地形,越往裡面空間越大,以及生長在這特殊環境中的大型植物和昆蟲,從而使得我們產生了錯覺,誤以為自己身體在變小。

忽然水面上傳來一陣騷動,一條條數尺長的大舌頭從水下伸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襲向那些水面上的大蚊蚊,長舌一捲,就裹住十隻蚊蟲,水面上緊接著浮出無數大嘴,把那些被血紅長舌捲住的蚊蚊吞入口中,原來是那些浮在水面下的大蟾蜍等到時機成熟,都紛紛從水下躍出,捕食那些正聚集在一起的大群蚊蚊。

這一刻,化石樹前方的水面亂成了一鍋粥,就在蟾蜍的大口一張一合之際,已有無數蚊蚊丟掉了性命,那些怪蟾蜍每一隻都大得驚人,雙眼猶如兩盞紅燈,密密麻麻的,數不清楚究竟有多少。

我們三人伏在橫倒的化石樹上,瞧見那些大蟾蜍背上的疙裡疙瘩的賴腺,頓覺噁心無比,實在是不想再看,只好把爬在樹身上的身軀盡量壓低,暫時把頭低下去不去看那水面的情形,只盼著那些蟾蜍盡快吃飽了就此散去,我們好再下水前進,速速離開這個古怪的洞**,在天亮前抵達最後的目的地。

我低下頭的時候,發現化石樹的樹身上有很多細小的沙孔,這化石樹經歷了千萬年的水中浸泡,被水流衝出了無數的沙孔,恐怕禁不住我們三人的主糧,會從中斷裂。

於是我關掉了手中的狼眼手電筒,打開了登山頭盔上更加節省能源的射燈,隨後招呼Shirley楊和胖子,打個手勢,帶著他二人推進到左側比較平整的一個石台上。

左側的這片石台,十分堅固平穩,面積也不小,容下三人綽綽有餘,在這片枝丫縱橫的化石森林中,這塊四方形石台顯得有些與眾不同,四四方方的頗為整齊,很明顯是有人為修鑿過的痕跡,不過表面和四周都爬滿了籐蘿,還生了不少濕苔。

我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道:「不知道這地方是不是造獻王墓時留下的遺跡,如果是的話,這裡又是用來做什麼用途的?會不會和咱們看到在水底下出現的女屍有關?」

胖子說道:「眼再拙也瞧得出來,這是塊人工修造的石台,咱們先前捕食見到有個都是象牙的殉葬溝嗎,八成這地方也是什麼擺放貴重明器的所在。」說這話就拔出工兵鏟,動手把石台上的濕苔和植物曾鏟掉,想看看下邊是不是有什麼裝明器的暗閣。

我和Shirley楊見胖子已經不管不顧地動上手了,只好幫他照明,不遠處那些大蟾蜍還在大肆吞食蚊蚊,攪動得水聲大響,看來一時半會兒的也完不了事。

胖子出手如風,轉眼間已經清理出小半塊石台,只見下面沒有什麼機關石匣,而是一副接一副的浮雕,而且構圖複雜,包含的信息很多,但是只看一眼便會知道,這些浮雕記錄的是古代某種秘密的祭祀儀式,這是個我們從未見到過的,十分離奇,並且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古老儀式,儀式就是在這個葫蘆裡進行的,而這塊石台,是一處特殊的祭台。



 

線上免費武俠懸疑小說 Created by Jinlong

Free Web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