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懸疑小說
                                                                                        按回首頁

  情趣用品
數位電動按摩棒
逼真型按摩棒
搞笑成人玩具
震動型按摩棒
刺激按摩棒
成人情趣娃娃
逼真倒模女體
男自慰名器
小型自慰名器
男吸吮快感器
男性快感自慰杯
激情潤滑品
男女後庭刺激
真人娃娃
性愛祕技寶典
  生活購物
影音娛樂館
居家生活館
家電用品館
電腦資訊館
圖書雜誌館
通訊器材館
數位影像館
美容保養館
時尚精品館
花禮藝品館
保健運動館
美食特產館
  營養保健
善存綜合維他命
小甜甜瘦身祕方
美白牙齒貼片
骨骼關節保健錠
體內環保減肥茶
深海魚油
  護髮計劃
KirkLand
頭髮保養配方
指甲保養配方
肌膚保養配方
  線上遊戲
吃角子老虎
撲克牌
  美女視訊
視訊聊天室
情人視訊
66AV
影音Live秀
模特兒視訊
甜言蜜語
  飾品皮包
品客網
  男性持久
爽久久
  男女交友
網路交友
男同志交誼
長青族交友
菲律賓語交友
法語交友
韓語交友
義大利語交友
德語交友
拉丁裔交友
  DVD&VCD專賣
絕色成人無碼
台灣無碼超商
亞亞成人光碟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死漂

背景顏色可以自己選喔



那女屍全身素白色的大縞喪服,不知為什麼即使在黑暗的水中也能看到,初時照明彈剛剛熄滅,只見到有一個朦朧的身影,她仰面朝天,雙手橫伸微微垂在身後,女屍逐漸從水底浮上,隨著我們之間距離逐漸的縮短,那白衣女屍的五官輪廓也隱隱呈現。

女屍的身體裹著一層微弱的藍光,那是一種沒有溫度,象徵著死亡與冰冷的光芒,一看之下便覺得幽寒透骨,便如同墳地中的鬼火一樣,不知這具女屍亦或者是女鬼,為什麼會突然從水底浮了出來。

我盡量讓自己的狂跳的心率降低下來,但是這身體中這股莫名的恐慌卻始終消除不掉,我心想:「來者不善,善者不來,她似乎身著古裝,不是近代的裝扮,在這獻王墓地下的深水水底突然冒出來,絕非善類,我們必須先下手為強。」於是伸手去取黑驢蹄子,打算等那女屍從水底接近的時候,就突然動手,把黑驢蹄子塞到她口中再說,如果不是殭屍而是幽靈,那就用染有硃砂的糯米招呼對方。

Shirley楊與胖子也是相同的想法,都各自拿了器械,靜靜的注視著從水底浮上來的女屍,就等著動手了。

誰料那具四仰八叉,從我們斜下方水底慢慢漂浮上來的女屍,忽然消失在了黑暗的水中,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再看水底,已經漆黑一團,那團裹夾著女屍的幽暗藍光也好像照明彈的光芒一樣,消失於無形的黑暗之中。

然而那種莫名的恐慌感緊跟著消失了,我開始還以為只有我出現了這種感覺,一看另外兩人的神色,就知道他們跟我感受完全相同,剛才都被一陣突如其來的恐慌感糾纏。三人面面相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管她是妖是鬼,倘若直接放馬過來,雙方見個你死我活的真章,也勝於這般無聲無息地出現又無聲無息地消失,這樣一來更加讓人難以揣摩這女屍的意圖。

我們上半身浮在水面上,胸口以下都在水中,水底深不可測。好像是游在黑暗無底的深淵之中,胖子不由得擔心起來:「我說老胡,你說那女屍是不是咱們平時說的那種?河裡的死漂兒(水中漂流的浮屍)?」

我搖頭道:「誰知道是死漂還是水鬼,不過是水鬼的可能性更大一點,否則屍體怎麼會發出藍幽幽的冷光,沒聽說說過水裡也有磷光鬼火。」

我和胖子歷來膽大包天,但是平生只怕一樣,因為以前有件事給我們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十六七歲是一個人世界觀和價值觀形成的重要階段,那個時期發生的事,往往會影響到人的一生。

所以我一說到女鬼,我和胖子便立刻想到水鬼拉腳的傳說,以前每到夏季,孩子們都喜歡到河裡或者池塘中游泳,大人們為了安全,經常嚇唬小孩,說河裡有抓替身的女鬼,專門用鬼爪子抓游泳人的腳脖子,一旦被抓住,憑自己的力量絕對無法掙脫,就會活活憋死在水底,成為幽冷深水中的冤魂。不過我和胖子小時候對這件事根本不信,因為我們上小學一年級便知道,水中掛住人腳的東西是水草而不是鬼手。

但是後來我們十六七歲,當了紅衛兵,天天起哄到處糾鬥牛鬼蛇神的時候,有一次正趕上三伏天晚上,天氣熱得好像下了火似的,我們這些人鬧得累了,剛好路過一個廢棄的小型蓄水池,地點大概在現在的平X(草字頭下面一個磊字)一帶,晚上回家的時候,舊蓄水池底下有不少泥,但是上面的水有循環系統還算乾淨,不過這個蓄水池很深,不容易摸到底,有些人當時熱得受不了,就想下去游個痛快,但是另外有幾個比較猶豫,對是否要下去游泳持保留意見。

正在此時來了個穿白襖的老太太,招呼我們道:「來水裡游泳吧,這水中是涼爽世界,水下別有洞天,我孫子就天天在裡邊游泳玩。」

一聽說有人天天在裡邊玩,那就沒危險了,於是大伙都跳下去游泳,等上來的時候那穿白褂子的老太太早已不見。

還有個跟我們一起的小孩說他哥哥不見了,但是他哥到底是誰我們都不太清楚,因為我們那批人除了少數幾個互相認識以外,都是在革命鬥爭中,也就是打群架的時候自發走到一起的革命戰友,人又比較多,所以說誰對誰也搞不清楚,於是就問那小孩他哥長什麼樣,什麼穿著打扮。

但是那孩子太小,說了半天也說不清楚,我們就沒當真,以為根本就沒有這麼個人,更有可能是革命意志不夠堅定,游了一半就臨陣脫逃,回家吃飯去了,於是便作鳥獸散,各自回家去了。

沒想到過了兩天我們又路過那個小蓄水池,見到那裡有很多人正在動手放水,原來那小孩把他哥游泳之後失蹤的事告訴了家長,那小子的爹是軍區管後勤的一個頭兒,帶著人來找他兒子,我和胖子當時喜歡看熱鬧,哪出了點事都不辭勞苦的去看,這次既然撞上了,自然也沒有不看的道理。

結果等著把蓄水池的水放光了之後,果真是有個和我們年紀相仿的少年屍體,已經被水泡得腫脹發白了,他的屍體被大團的水草纏在水底,他的左腿被從水草中伸出的一隻手拉住,但是人們都非常奇怪,哪來那麼多的水草呢?

蓄水池中是不會有水草的啊,把水草都撈上來清理掉,那裡面竟然有一具白骨,就是這具在這底都爛沒了的人骨用手抓住了紅衛兵的腳腕,他才活活被淹死在了蓄水池底下。

當時是唯物主義者的天下,沒人敢相信這世界上鬼,即使信,也沒人敢說,只能歸結到巧合上。這個半大孩子肯定是在水裡游泳的時候,不小心把腳插進水草裡了,剛好趕上水草裡還有個很早以前被淹死的人,掙扎的時候糾纏在了一起。

但是至於他腿上,被死人抓住腳腕的地方,深深的五道淤痕卻誰也無法自圓其說了,而那個引誘我們下水的白衣老太太,則被說成了潛伏的特務份子。這件事當時在我們那一帶流傳甚廣,版本也很多,但是我和胖子是為數不多的親眼見證,我們雖然當時也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但是那被水浸泡腐爛的死屍把我噁心得三個月沒好好吃飯。

那實在是個無法抹平的記憶,這次忽然看見水底浮起一具女屍,又如鬼似魅地突然消失,自然是感覺不太良好。雖然那女屍忽然在水下失蹤,但是我們都十分清楚,那只是因為失去了光線,我們目力不及而已,那詭異的女屍還仍然存在於黑暗幽冷的深水中,而且遲早還會再次出現,屆時將會發生什麼,鬼才知道。

我的腦中閃過這些念頭,越想越覺得不妥,必須盡快通過這片陰森幽暗的水域,便奮力向前划水。

順著緩緩前流的水脈,穿過大片的化石森林,終於在前邊發現了一個半圓形地洞口,直徑不大,僅容一人通過,洞口在水面上露出一半,地下水從中流過,那邊是另一個山洞。

我和Shirley楊說:「這地下洞**一個接一個,也不知離獻王墓究竟還有多遠,但是咱們既然已經進來了,索性就一口氣走到盡頭,等出去之後再做修整。」

Shirley楊點頭道:「從瀾滄江與怒江這一段地域的山脈走勢判斷,蟲谷的縱深應該不會超過三四十英里,我剛才估計了一下咱們已經走過的路程,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二,不會太遠了。」

洞口內部的山壁光滑如冰,用射燈一照石壁上都散發出閃爍的紅色反光,整個洞**呈喇叭形,越往裡面越大,其中也有許多的植物根莖從頭上垂下,墜在半空,那些上古森林形成的化石更加密集,外形也極其怪異,這些事物混雜在一起,使得洞**中的地形極其複雜。

我和胖子把氣囊和登山包重新紮緊了一些,準備快速通過這片區域,這裡空氣似乎遠不如外邊的另一個洞**流暢,潮濕悶熱的氣息很大,蚊蟲開始增多,水流也沒了那種陰涼的感覺,使人的呼吸都變得格外粗重。

地下的巖洞中,竟然也有一條如此濃郁的植物帶,溪谷中滲下來的水,順著那些植物的籐蘿根莖不停的滴落下來,掉進水中,整座化石森林中,似乎是在不斷地下雨,到處都是水滴落進河中的聲響,猶豫洞**弧形的結構,使得水滴聲十分空靈,頗像是寺廟中和尚敲木魚的聲音,給原本寂靜無聲的巖洞增添了一些神秘的氣氛。

我們只好忍耐著酷熱的環境,又繼續前進了大約有數百米的距離,速度不得不慢了下來,由於這個洞**中的化石樹越來越粗,必須繞著游過去才行,在漆黑漆黑的洞中,水流都被那些巨大的化石樹分割得支離破碎,形成了不少漩渦和亂流,已經不能再完全依賴水流的流向來判斷方位,一旦偏離了方向,就要用指南針重新定位,格外的麻煩。

前方的水面上有很多漂浮型水草類植物,阻擋了我們在水面上的前進,只好取出工兵鏟,不停地把這些漂浮著的水草撥開,浮萍和水草上生長了很多的蚊蟲,水蜘蛛,螞蟥,不斷的往人臉上撲來。

正當我們不勝其煩的當口,忽聽前邊有陣陣嗡嗡嗡的昆蟲翅膀振動聲傳來,我下意識的把衝鋒鎗從防水袋中抽了出來,為了看清是些什麼東西,胖子只好又打出一隻照明彈,光亮中只見前邊被垂懸下來的植物根須和籐蘿遮擋的嚴嚴實實,無數巨大的黑色飛蟲,長得好像蜻蜓一樣,只是沒有眼睛,數量成千上萬,如黑雲過境一般,在那片植物根須四周來回盤旋。

這種昆蟲誰也沒有見過,可能是地下潮濕的特殊環境裡才存在的,昆蟲是世界上最龐大的群體,還有大約三分之一的品種尚未被人類所認識。

不過這種好像黑色蜻蜓一樣的飛蟲,看上去好像並不會攻擊人,但是這麼龐大的群體,看上去也不免讓人頭皮發乍。

我看情形不太對勁,空氣中悶熱,似乎有著一股正在躁動不安的危險,便問Shirley楊那些飛蟲是哪類昆蟲?

Shirley楊說:「好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是一種潮熱的濕源才有的黑色虻蚊,但是那種昆蟲,最大的只有指甲蓋那般大小,而對面的這些飛蟲,大得好像山谷中的大蜻蜓」

Shirley楊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停住不說了,因為我們三人見到一隻拳頭大小的水蜘蛛從前面爬過,我們所見過的普通水蜘蛛都是體積極小,可以用腳撐在水面上行走而不落入水中,而這只怎麼這麼大?

見了這麼大的水蜘蛛三人都覺得心中駭異,肌膚起栗,尚未顧得上細想,又有兩隻如拳頭大小的水蜘蛛前邊游過,爬上了附近一棵倒塌斷裂後橫在水面上的古樹化石。

胖子驚奇的說:「這裡的蟲子怎麼越來越大?外邊可沒有這麼大的水蜘蛛。」

我好像忽然想到了什麼,對Shirley楊和胖子說道:「你們有沒有發現這個山洞,石壁光滑異常,而且還帶有很大的弧度,又是紅色的,頗像我們在山神廟中所見的那只葫蘆,咱們莫不是掉進葫蘆中了」

Shirley楊環顧四周,看了看附近的植物的昆蟲,對我和胖子說:「有個問題必須要搞清楚,是這洞**中的蟲子和化石樹越來越大?還是咱們三個人越變越小?」



 

線上免費武俠懸疑小說 Created by Jinlong

Free Web Hosting